I’Amor che muove il sole e I’altre stelle .

木瓜花少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  Juvenile.     Summer.     Douban.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木瓜花少年。



某時某刻。    -[溺夏°]

Juvenile.| taken by Hasselblad 500cm : Kodak Ektar 100 / Fuji PRO 160 | Model:Juvenile*西瓜*Jessica*美美

 

差不多整整两个月的时间,一直在做毕业作品。行程基本上就是买道具,拍照,送洗,修片,讨论,继续拍,拍完就帮西瓜打打下手,我们两个互相帮忙这样子。时间非常非常赶,尤其是清明后一直到十五号,基本上没有睡过觉。感觉疲惫到一定程度甚至随时有可能断掉的感觉,西瓜对我说"我都不敢睡觉,怕一睡不醒毕业答辩也结束了。”大概就因为这样,毕业展布展前一天,因为老师说了我几句,突然就哭起来了,把老师也吓到了。

答辩按学号顺序我是最后一个,老师似乎也急着去吃饭没有为难我。结束后几个人一起去庆祝去吃火锅,刚开始吃我就被铁签烫伤了手指,然后我就掏了掏口袋放了三十块在桌上就走了。出来发现身上还剩下两个硬币,就走了很久找到银行排队取了钱。我打车去买了泡芙和咖啡,结果一到寝室涂了牙膏就立刻睡着了,早上醒来发现灯还没有关,脖子也落枕了。第二天的下午是有课程培训的,所以赖床到中午才起来。课结束了和西瓜去吃了味千,吃的时候,西瓜说昨天你走后,她们说...这样,很奇怪,明明是一起出来庆祝的,但是你就这样走了。突然就觉得很伤心,被烫伤后我自己去找的服务员问烫伤药,自己去冲了冷水,自己坐着发了很久的呆觉得没办法坐在这个热气腾腾的环境里。出来后也找不到药店,也没钱打车回去。不是怪谁,连我自己也脑袋迟钝的会去拿着烫手的铁签,太久没睡谁的脑袋都不太清醒。

我对西瓜说,别说了,再说我就要哭了。这句歌词,从三月开始我和西瓜就一直唱,背着道具器材爬山,下水,跌倒,没方向,想家的任何时候。然后我对西瓜说,要毕业了诶,去哪儿毕业旅行呢。西瓜说别毕业旅行了,我要再去上一个大学。

西瓜对再去上学很执着,所以我们连续谈了好几天这个问题,直到前两天终于死心去找工作了。上面的照片按顺序下来第一张是我,西瓜,Jessica,美美。就谢谢大家帮忙了这么多,非常非常谢谢。

就终于结束了呢,也要毕业了。

 


 

 

|Juvenile.| 2011-04-26 16:12:00  |人山人海 + 6| 


共101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